full-img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失眠的夜晚,开始接触到古典音乐,读了本小书,看了些资料,系统地听了古典大家的作品,也算是一个门外汉恍恍惚惚进入了一个音乐艺术的殿堂,写了两篇文章《光明与毁灭:天忌英才莫扎特》,其中一篇《看电影识音乐:电影中的经典古典乐》还被简书收录到《简书周刊》。

2015年元旦,女朋友来帝都,三天的行程(实际四天,剁手了一张机票的事情我就不随便说了),安排了颐和园一日游、清华北大跟团豪华游、798的艺术展高端游,算是一次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文之旅,最后一天,白天去国家博物馆看罗丹雕塑展,查了下北京晚上的艺术活动,刚好看到国家大剧院有新年音乐会,演奏的乐团是BBC苏格兰交响乐团,考虑了下,想着以前还没体验过在音乐厅正儿八经听一场音乐会,刚好撑这个机会就跟妹纸一起去体验下吧,遂剁手买了两张池座的票。

full-img

来北京一年多了,国家大剧院路过了几次,但是每次都是远观,去年11月高中的哥们阿达和卷哥来帝都腐败,带着他们来这绕了一圈。这次与妹纸,就是第一次深入其中。

这个元旦,帝都难得的好天气,两天都是晴天,第三天稍微回暖,起了点霾,下午同妹纸去国家博物馆走得略累,不得不感慨下伟大的帝都,天安门广场真是大,国博五点闭馆,从国博七绕八绕,走了将近20分钟去前门大栅栏东来顺吃了个涮肉,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六点半了,地图导航了下国家大剧院好像也不远,就1公里多,两人遂决定步行前往。

full-img

绕过人民大会堂,远远地看着国家大剧院就在远方,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剧院这个大球外面,结果绕了好大一圈,发现怎么没有门,找路边的大爷问了下路,原来这个门是潜在地下,入口正对着长安街。

full-img

天朝核心地带,各种高大上的门面,安检是必不可少的,新年季,看各种表演的人还挺多,安检门口都排起了队伍,凭票入场,大包小包都要过安检,过了安检已经7点10分,距离30分已经只剩20分钟,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本来想快点入场坐好,后来想了想,都进来了,也不急这么点时间,人嘛,还是不要太急,放松,深呼吸一口气,上了个洗手间,洗了把脸。

国家大剧院也算是一个经典建筑了,四周都是建国初期方方正正的苏式和Party范,突然冒出一个圆溜溜的大蛋,说是什么天圆地方和谐中庸,好吧,你们说是就是咯。

full-img

大剧院一边是玻璃网格穹顶,一边是大块的木质穹顶,对称,说到这种建筑风格,我倒想起了深圳图书馆的一边墙全玻璃的设计,和我家附近保利剧院的小蛋,白天采外面的光,晚上向外面透里面的光,第一眼见着还是觉得挺大气的。

这次新年音乐的演出场所是在音乐厅,上了一楼(从地下上去),拐了拐,进入音乐厅。

full-img

此时人还不多,妹纸笑得很甜嘛(原谅我渣手机像素和坚决不用美图秀秀的朴素原则)。

full-img

门口有志愿者提示进场之前请拿节目单,就是这张折页,上面有这场演出详细的节目单、指挥家以及钢琴家介绍,看了下介绍,两人都是国际上拿了不少大奖。 好吧,我是小土鳖他两我都不认识。╮(╯_╰)╭

full-img

音乐厅顶上有中式的灯笼,天花板上是吸音棉,周围的墙壁上也都是吸音棉,国家音乐厅嘛,好歹也得够规格和逼格,就不吐槽什么王力宏绯闻(前)女友工体音乐会了。

full-img

再来张演出开始前的全景照片,人还挺多的(整场演出上座率应该有80%了),下面的池座几乎都满了。

full-img

此时乐队成员已经陆陆续续进场了,观众们也在陆陆续续进场,每个门口都有1-2名身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引导观众入场,我同妹纸的位置在4排31座和30座,第四排最左边的位置(厄),其实池座没太大的差别,觉得我们这位置比第一排都要好,略高于舞台,可以清晰看到舞台上每个人的动作,演奏中场休息的时候往里面挪了一个位。

接下来,演出就开始咯,商业演出嘛,没有什么领导致辞,一位司仪陪同指挥入场,全场掌声,指挥向观众们鞠躬致敬,然后转身面向乐队,嗯哼,就是这么直入主题,逼格,任性

做一个有素质的天朝观众,演出期间就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美男子,啊不,听音乐了。


此处为话外音: 演出时段注意事项: 1.请勿使用手机(国家大剧院演出期间,不管你是4鸡,3鸡,还是2鸡,通通不给用鸡鸡,直接屏蔽手机信号)
2.不要拍照和录音(如果你在演出期间使用手机,楼上的工作人员会拿一根激光枪biubiubiu你的)
2.请看准时机咳嗽(看电影不是说全场尿点么,音乐会请找准咳点,演出期间就忍一忍吧,好歹是来听个音乐的,就不要乱入了)

感受:这次音乐会,中途玩手机被biubiu的人还是有的,反正我坐得前面,也只看到两个人(这也是坐得前的好处吧 ╮(╯_╰)╭ ),倒是咳嗽的人实在让人心里憋吐槽不能,这场音乐会总共2个半小时,到了第三组曲子的时候,可能是有观众喉咙不舒服了,尤其是二楼左边的一个人,在一个乐章的时候老是咳嗽,一分钟得咳嗽个两三下,音乐厅内建筑和装潢设计对声音有明显的放大效应,咳嗽属于高频音段,基本上是一人咳嗽,全厅的人都听得到,那个楼上的线上,怕是被全厅的人厌恶死了。这次音乐会也有家长带小朋友来,很欣喜的是小朋友都挺乖的,倒是我们这些大人啊,啧啧啧,羞愧。


full-img

演出结束了,两个半小时的演出,不可谓不精彩,最后一组威廉姆斯的第五交响曲结束,全场响起了掌声,指挥转向观众,乐团的所有成员也都起立,集体向观众们致谢,观众报以更加热烈的掌声,足足响了一分多钟还没停歇,随后指挥从左边的小门出场,观众们的掌声还在继续,不一会儿,指挥又进来了,全场又是一场掌声。

full-img

返场演出,指挥又站在指挥台上,乐手们再次入座,这次又给我们来了一场苏格兰本地的欢乐小曲,演奏一开始,后面的鼓手就示意观众们一起鼓掌参与进来打节奏,全场倒都是一起打起了节拍,好不乐乎,演奏途中,两个鼓手还跳起了踢踏舞。

一曲完毕,全场依旧掌声雷动,指挥又从左边小门下场,全场依旧掌声,不一会儿,指挥又回来了,带着一个小本子。这次指挥有话说,说的还是中国话「盆友,心年,筷咯」,观众们都乐了,在此报以掌声,稍作停歇,指挥笑着说"One more,a Chinese song,Xi Yang Yang"。

「喜羊羊?」,第一次听到,心想纳尼,这很接地气嘛,交响乐版本的喜洋洋,脑中BGM响起「别看我只是一只……」,然后顿然,发觉好像气氛不对,他说的应该是「喜洋洋」。

熟悉的调子,异国的乐手们,在这个元旦之夜,倒也是一番别样的体验。

这首中国曲子完毕,观众们倒是High了,看样子是不打算让指挥走了,这下掌声更加热烈了,指挥先生先是下台,不出十秒,又上来了,满脸笑容,这下没带曲目表了,站在指挥台上,耸了耸肩,说「mei you le」(妹油了)。

我们这些观众们好坏好坏的,人家都没有了,还拼命鼓掌,指挥笑了笑,转过身去,乐手们再次坐下(第三次还是第四次了),又给我们带来了一首苏格兰小曲。

full-img

这轮完毕,大家最后一轮掌声,很多观众都起立,致以最后的谢意,然后,终于,散场了。上图中这个白框里的男人,就是这场音乐会的钢琴演奏,本来坐在我旁边,我还跟他要了签名。

full-img

随便说说

这次去国家大剧院,应该也算是在中国体验到的国际水准的交响乐音乐会了,一个字形容就是「值」。

看完演唱会,我写了条状态:

遇见,古典。国家大剧院,苏格兰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门德尔松,贝多芬,全场掌声返场四次附送交响乐版本的中国歌曲喜洋洋,很赞的体验,强烈建议大家有机会去音乐厅听一场。这音效让我第一感觉是去找音响在哪,然后猛地发现这是现场!

在现场听音乐会,跟用耳机听MP3,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脑海中依旧浮现演出开始的时候,音乐在厅内响起时的那种震撼,感受着不同的乐器,感受着台上不同年龄的乐手们,手上的艺术、肩上的艺术。

说实话,挺后悔小时候没坚持学钢琴,现在家里妈妈对我弟弟倒是全方面培养了,现在倒挺羡慕我家的小弟小小年纪就会乐器了,恩,好好练,长大了泡妞绝对有优势。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