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某知名门户看到一条川藏线相关的新闻《晒川藏线蹭吃蹭喝攻略网友拍砖:“厚脸皮”》。

突然发现怎么里面的女主角那么面熟,好像在川藏线上碰到过,一搜索,找到女主角的微博,然后再顺水摸鱼找到女主角在某户外论坛的帖子,一看她的路程时间,6月2号到拉萨,走了28天,跟我们差不多行程,确定她就是曾经跟我一起骑「相克宗村到理塘」超级烂路的那个西安妹。

现在这个西安妹纸正在风口浪尖,她的一条微博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招来骂声无数。搜索「川藏线蹭吃蹭喝」关键字,各大门户也都报道了这件事情,随便点了几个热门的门户看了看新闻下面的评论,也是批评、谩骂的声音占主流。

而这一切,都源于这个妹纸的一条微博和这条微博的图片。详情就不在这篇博文多说,大家看一眼就知道大概。

@Captain-Saga 新浪微博地址 http://weibo.com/1785852940/yqBHKtKoM

「这是川藏线蹭吃蹭喝的教学贴,我队是5月川藏线上最无耻的钢铁军,沿途打劫力度之强、成功率之高为其他队望尘莫及,所以特在此教导后来人——骑川藏,钱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态 ~」

微博配图相关文字:

其实,有个厚脸皮的妹子,足以成功70%。

垭口是丰收的好时机,这是十分钟内一般的战利品呦!

道班工人的饭点也不要错过呦,热乎乎的甜菜。

……

一路之缘

我跟这个妹纸,只能说有「一路之缘」,川藏线上到达雅江后12公里的相克宗村的那晚,在阿志码青年旅社遇到骑友钻钻和流浪猫的队伍,而这个妹纸就是他们队伍的,第二天我同另外一个队友加上钻钻队伍4人共6人,一起从相克宗村翻越剪子弯山、卡子拉山到达了158道班,就是与这个妹纸同行。接下来的一天,我就跟队友提前出发走了,后来再也没有遇到她们。

那短短的一天,是川藏线上最艰难的路程,140多公里的烂路,海拔全部在4000米以上,需翻越垭口6座,剪子弯雨雪天的寒冷,烂路的颠簸,大家都很辛苦,那一天,亲眼目睹了7辆满载单车的面包车从身边驰过,一路上见到的骑友不超过15人。能坚持走这一段路的人,已经很难得,麦田做为一个妹纸,更加难得。当时,麦田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这个妹纸很爷们,很霸气」。

傍晚时分,7点多,天色已经逐渐暗淡,我们只到达112道班,距离158道班还有十多公里,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冻雨,山中又挂着逆风,大家又冷又饿,还有卡子拉山要翻越。队伍中发生分歧,到底是在没有住宿条件的112道班跟修路工人凑合住一晚,还是赶夜路去158,将自己自封为「副队」的麦田同学坚持一定要赶到158道班,最后队伍方得统一意志成行。

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只知道她的外号叫「麦田」。

短短的一天(由于那天状态不好,我骑得慢,其实见面有交流的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这是麦田给我的全部印象。

打引号的「蹭吃蹭喝」

看到麦田同学这几天被天涯、微博的网友谩骂和肆意人生攻击,各种问候、脏话都出来了。首先觉得她挺无辜,另外强烈鄙视一下那些人身攻击的人(这是我的一个原则和底线,话题可以拿来辩论,可以台面上说理,但是不能人身攻击,脏话和谩骂出来的时候,实际上争论可以结束了)。

首先,要避免「心电感应」和「自我假定」的错误思维。先入为主地认为博主就是「欺骗其他人的爱心」的那种观点是否理性?

大家不凡看一下引发争论的这条微博,除了80%的网友都认为的「欺骗其他人的爱心」的含义,这条微博有没有可能是另外一方面的含义?

你是否知道语言中有一种「反语」,而「反语」中又有一种「风趣反语」?字面表达的是贬义,实际上却可能是表达着的正面评价和褒义?

稍微想一下,就可以知道这条微博,是典型的「屌丝文化」,一个年轻人,通过自嘲、反语的形式来纪念、来叙说一下自己年轻时这么一段川藏骑行故事中的一个片段,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在路上的「蹭吃蹭喝」

不知道那些上来就谩骂的人,你是否尝试过背包旅游、骑行,你是否自己走过川藏线?没有经历过在路上的生活,有时候可能不能理解路上的一些风俗。

就以我自己和我所见身边的骑友、驴友的经历,来说一下路上的「蹭吃蹭喝」。

川藏线上,精彩而漫长,经常出现几十公里,见不到人、偶尔几辆车路过的情况。风景再美,都会视觉疲劳,在大山中,在高原上,有时候,骑车就是麻木的蹬踏,枯燥、无聊。

像我,就经常留意路过自己的车辆车牌,如果见到「粤」开头的广东车牌,就欣喜地挥手打招呼。有些路段,甚至见到「湘」字开头的湖南车辆,也都会打招呼。异乡遇故人的感觉,只有在路上,在这种艰难的路上,才会倍加强烈。

大部分时候,这些车辆都会压根不理直接开走,如果偶尔一两辆车停了下来,简单聊上几句,都能给自己莫大的精神鼓舞。

至今难以忘记,上冰天雪地的剪子弯山的时候,我状态不好一个人落在了后面,一队粤A牌照的自驾车队的路过,我在烂泥中停下车,挥手并用粤语打招呼,车队的车停下来,就聊了几句,车队的问我要不要水,告别之后,立马精神起来,继续赶路。

我一路上也「蹭吃蹭喝」了好几次:

1.泸定到康定的路上,中午时分,又热又饿,坐在一个藏民家门口的凳子上,不一会来了三个湖南的骑友,聊了聊天,「讨」半块大饼,湖南骑友欣然给了我一大块,我吃完后还问我还要不要。

2.理塘到海子山脚下的烂路上,腹泻,前后放眼望去无人,拦了一辆Jeep,问有没有纸巾,自驾的大哥径直塞给我十几包湿巾(...好高级,还有香味),还给我一大包抽式至今(太大了,就没要了)。大哥还欲给我饼干,没要。

3.忘记是哪一个地方了,路过一个藏民家,避雨休息,一个藏民招呼我们好几个骑友去吃牛肉干。

3.在爬宗巴拉山,距离垭口还有4km,水壶里还剩下大概1/4的水,可是心里却想喝矿泉水,心想干脆拦车要瓶水吧,喝了一路的有异味的白开水了,实在想喝纯净点的水,拦了一辆挂着「越野e族」的陕西牌照SUV,问「大哥,能不能给支水」,大哥从后座山拿了一只农夫山泉给我。道谢后,一口喝光。

4.距离拉萨还有两天,一个人单骑,约莫下午2点,到了一个有饭店的小镇,走进一家餐厅,刚好遇到一队骑友(在路上总能遇到相同的人),招呼我一起过去吃饭,加入,旁边一座是三个男人,开一辆粤B深圳牌照的雷克萨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们加了4个菜,并且给我们9个人一桌饭买了单,后来直接走了。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