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rass

工作了近4个月,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小小的我,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生活圈子不再局限在学校,我,开始慢慢接触“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灯红酒绿的“世界”。工作性质的原因,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个好多诱惑的世界,许多原则开始动摇,许多东西也被迫放弃。

这一年来,虽说专业不是学新闻和传播的,却也不断在媒体这块领域实践和探索,深度关注社会化媒体,能力得到不少业内人的认同,认识了不少朋友,经历了几次事件,也算颇有收获。 打情骂俏卖萌装嫩,一个“分裂”了的我,运营着一个“草根”性质的校园微博@暨南大学第一饭堂,娱乐化加拟人化的运营风格,粉丝数量也快到了3000,慢慢也成了具有“媒体”属性、有一定影响力的校内媒体。

过去这两年,看了不少严肃文章和经典著作,也算积极去参加广州各种大小讲座和论坛,对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大众传播均有或深或浅的研究,虽不专业,可也获益匪浅,大学这两年,也的确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自己思维能力的变化,学会尽量控制心态,学会尽量应用批判性思维,开始尝试对事件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不是被大众媒体所引导。

李刚、郭美美、小悦悦,媒体在这些事件中发挥了不少积极作用,可是不少媒体却也不负责任的错误地引导了大众情绪,微博上举着道德大棒的群众,太原飞舞着南方报业纸絮的火堆,这是一种疾病,一种“群众暴力”和“道德狂欢”的传染病,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畸形的体制和病态的环境中,无人能幸免,不管是当权者、民众还是媒体。

我是一个喜欢反思的人,从高中起就开始养成反思和反省的习惯,用笔,用键盘,记录下自己的思考和思想,用博客、微博的形式分享出去,思想在一笔一划、一字一符的回顾中得到整理,经验和教训在交流中得到发现。这一次,我也想静下心来写一写,反思一下在过去这两个事件中,我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暨南大学桶装水事件#

今天天气很好,可是我的心情却有点烦躁,昨晚#饭票事件#,微博上没有深度的对话还是影响到了自己。拿了泰戈尔的诗歌,拿了一本亨廷顿的名著,带上笔记本,准备去图书馆,准备静一下心,体验下这珍贵的清闲。

可是,在楼下,恍地在电梯旁这个最显眼的位置,看到白纸黑字复写着发黑公章的一纸通知。“学生社区教育管理中心”就#暨南大学桶装水不合格#事件的官方回应。

照片

1、该不合格产品没有供应我校。 2、根据广州市质量监督检测研究院9月份对我校学生用水的检测,抽样检测合格,学校正采取送检的方式,将本月学生用水再次送质量监督机构检测,结果出来后将尽快向同学发布。 3、媒体报导此事,均如实报导各品牌桶装水检测结果,而微博上转发的版本,不顾取样并非学校的事实,被恶意添加“暨南大学学生宿舍桶装水”字样,水桶图片经PS把“山泉水”改为“矿泉水”,分析是商家竞争行为,请同学们自行上网查实,注意分辨信息真伪。 4、经过此次事件,相信厂家在为学校供水时会更加重视质量,学校将要求厂家每月公布质量检测结果,请选用此桶装水同学们放心。 5、学校只是为学生宿舍提供选择购买饮用水,并非制定购买,选择权可由同学们自主决定。

不管这次出事的是这个品牌的什么系列的水,不管这个品牌的水是怎么进入我们暨南大学的,不管一桶水的价格是怎么从老的6.5元涨价到7.5元的。看到这一个印着大大“暨南大学”公章的声明,我突然觉得好心寒,一股失落感不由而生。

上次还毫无留情骂了华师学生会的“饭堂调研报告”,没想到一周不到,刚刚过了105周年校庆、号称开放、国际视野、海纳百川、以新闻与传播闻名的百年侨校,我自己的大学,我自己的母校,我们的暨南大学,也出了这种通知,声明第三条中的“微博”,指的就是@暨南大学第一饭堂。在这里,如果我用对待华师学生会的方式回应,用我擅长用的反讽或者容易被人打上“愤青”标签风格的文章回复,注定难免摆脱有些人眼中“狗急跳墙”的“狡辩”印象判断,心寒之余,只能用平平淡淡的语气,说下我的看法,匿名微博说话有人可以说我戴着面具不负责,那我就选择实名回应,以示诚意。

11月16日晚,在学校官方论坛暨南风Funshow校园热点板块,见到一个11号的帖子《我们喝的桶装水有问题》,当时已经有近20条留言,进去看了评论,发现《广州市工商局2011年第3季度流通环节桶装水抽样检验情况分析》这个政府官方的报告,随后还特意转头看了下自己宿舍的饮用水,还真是这个品牌的水。做为在校学生,喝的就是这个品牌的水,心想这些东西都与我们自己的身体健康切身相关,这是一个值得让大家关注的话题。

随后,经过文案编辑,发表了这条最终被转发超过800次的微博。weibo

随着的事情发展,引起校内几大官方微博的关注,第二天团委书记@暨南大学向丽 老师做出校方回应。声明“我们喝的是该品牌的山泉水,不是报道中说的不合格的天然净水,是不同系列的水,请大家放心,我们对学生的安全是负责任的!同时同学们订水不是由学校强行安排,是大家自愿购买,同学们如不放心,也可选择其他品牌,都会送到宿舍的!xiangli

如果你有心,可以发现随后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暨南大学第一饭堂 就转发了区向丽老师的解释。

后来,“新快报”等校外媒体也作出了相应报道《不合格桶装水供应暨大宿舍?》

面对学校官方的声明,除了心寒还是心寒。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正人君子,可是我却也不会随意“帮”别人揣摩心意。在这里,就不说学校在处理这个水事情的做法了,针对该声明中的第三条,我有几个问题,不凡大家给我下其他可能的答案,我该怎么想?

问题1:我的恶意在哪里?

发表这个声明的,是印着暨南大学公章的“学生社区教育中心”,如此有偏向的官方定性,从何而定?我是想败坏暨南大学名声?唯恐天下不乱的老生之调?还是炒作营销、传谣造谣赚粉丝?

如果这次不巧我们喝的不是没有问题的“山泉水”而是有问题的“天然净水”,那么你们会怎么给我这条微博定性。真是不好意思,做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我真的很难分别“天然净水”和“山泉水”。

顺便说一下,关于那个图,请google 图片“仟森山泉”,  我还不至于那么“别有用心”开photoshop改图。(在这里推荐一下google的图片搜索,挺方便的,比百度要好。)

问题2:谁的“商家竞争行为”

从16日凌晨发出这条微博一直到现在20号19点我写这篇博客,从来没有任何人通过任何途径联系过@暨南大学第一饭堂 微博 或者我个人调查情况。不凡官方能给出下潜在的竞争商家,说不定还能给大家多一个选择的品牌。官方如此草率,不经调查,主观臆断就给我这条微博下定论分析说是“商家竞争行为”,请问这是阴谋论吗?

问题3:校园食品安全问题,该怎么对待?我的原始微博文案是否妥当?

的确,这一次桶装水质量问题,只是仟森山泉的某个系列水,可是我们是否就不能质疑他的其他系列水质量?三鹿奶粉事件,最先出问题的也只是婴幼儿奶粉,后来大众对国内奶粉品牌信心丧失殆尽,难道所有奶粉都有问题?当然不可能。食品安全与大家切身利益相关,我们喝的水也是一样,这次这个品牌的某个系列水出了质量问题,我们对其质量有没有资格“不信任”?

不知道写这篇声明的人是学生还是老师,这种水平的声明,拿出去是会被人笑话的,当然,我很愿意跟你面对面沟通,交流让人更好。

#校庆福利饭票事件#

在这里,再说一下昨晚的“饭票问题”。由于自己用词不当,没有指代清楚,直截写出“学生会干部”,误导大家想到校学生会,误伤,后来跟校学生会有关负责人也沟通了,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很不好意思,伤害了学生会一些同学的感情。当然,其他的解释,相信昨晚的评论和微博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几个观点

1.对事不对人

我承认自己信息不能完全准确,对于我出错的信息部分我也致歉,但是我却能确定一些学院学生会团委之类的学生组织干部私用挺多张饭票的情况的确存在。对于这种情况,我不是想挑拨对立情绪、也不是想攻击什么部门,这是一种无论是在暨大还是其他高校都存在的社会现象,提出这个话题,希望大家思考,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说是哪个学院的原因。

2.就事论事

校学生会干部干事和众多参与到校庆工作中的同学的辛勤工作大家有目共睹,这一点毋庸置疑,也的确是十分感谢你们的付出,可是针对自己社团中出现的问题和可能的问题,也要学会反省,不要让“组织情结”蒙蔽了自己的理智判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大家都希望我们的社团更好,我们的学校能更好。

3.存在不一定“正确”,服从不等于“认可”

面对大环境,上面的压力,外界的压力,很多事情我们被迫服从,很多事情的确很普遍很“正常”,但是不一定正确,一个更好的社会,虽阻力重重,但是事实就是我们正在慢慢变好。

当然,我不强求你理解或者“谅解”,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至少说出了我的观点和解释,你看不看就是你的自由了。

对于类似微博事件,以前几乎都是很平常得心态看待,之前写过一篇争议性文章被广泛传播,人身攻击什么的如潮水而来,也几乎都始终微笑面对,这次由于涉及到朋友,不能控制也不淡定了。

我不会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评判一件事情,这个世界的确很复杂,人性也复杂,我知道自己也存在人性的弱点和人格的弱点,缺乏批判性思维教育的我们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这个社会的确灰暗,做为一个曾经说出自己的梦想是“改变世界”的我,至今依旧坚持这个追求,梦想很大、很空,一步一步,我在我的能力之内,也一点一滴,一字一句地去改变着,去传播着,去影响着。

公民,教育,青年,中国,生活,爱情,活着,梦想。

太多关键字,文字说不清人的思想,但是我却坚定认为,如果一个人能Thinking and Changing,那么这个世界还是会变得更好的。

老实说,由于自己接触的圈子,校内媒体几个负责人也都有接触交流,了解不算浅,暨大的言论控制之紧也是深有体会,做为一个匿名草根微博,没有组织背景,所以才能放心说很多话,有人评论说我冒充官方言论不妥,在这里,若让你误解,也只能客气地道歉一下,欺骗了你的感情不好意思。

过去这几个月,大叔微博从创始24小时粉丝破千的轰动、到后来的各种“公共事件”,我利用自己工作之余、学习之余的时间,也尽量参与到学校事务中,两次做为学生代表参加官方座谈会,针对大家反映的“饭堂”问题,我也尽力收集大家的意见,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渠道,终也向官方反映。问题多多,困难重重,情况复杂,欣慰的是,学校也倾听了大家的意见,努力在各种束缚内为同学们解决问题。

在这里,还是要表扬一下我们暨南大学学生会和学代会,尤其是高层的几位领导人,在种种限制之内为同学们说话和争取利益,空调终于要来了,饭堂终于也改了,这一点,我们应该为我们自己自豪。

未来这半年,我自己的工作、学校生活会有比较重大的调整,会回归校园专心搞学术,出去“社会”体验了几个月,才体会到学校生活之美好,才体会到时间珍贵,才体会到知识的力量。我想回归到我们亲爱的@暨大图书馆 ,我想多吃点@暨南大学第一饭堂 @暨南大学第二饭堂 @暨南大学小三饭堂 的饭菜。

在这里,@暨南大学第一饭堂 的微博还是会继续,我还是努力会尽量保证自己的客观性,报道校内消息,发表自己的评论,同时逐渐转型成平台(其实感觉现在已经算是半个平台了):

为学校里臭味相同、志同道合的人提供一个交流专业、职业、创业信息,认识朋友的合作平台。

最后,简要介绍一下自己

罗磊  90后,深圳人,管理学院,独立博客,搞IT,关注互联网、社会化媒体,懂点技术,会写点文章 (^__^) ……。

我的新浪微博是@罗罗磊磊  http://weibo.com/foru17 ,很高兴认识各位。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7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