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26日,晨9点50分,从广州飞往南京,参加亚洲自行车展的一个活动。

四大火炉之一,六朝古都(虽说一直到现在还说不出是哪六朝),民国首都,南京大屠杀,解放总统府,一个个关键字,构成了我对南京的全部印象。

一个城市

背着装着笔记本电脑的背包,在机场出口随便上了一辆大概是开往市区的车(事实证明我去的是南京东区),初到南京,正午十分,火热的七月,酷暑的季节,南京用39摄氏度的高温给我一个见面礼。

南京这座城市,除了热,给我留下挺不错的初始印象:宽敞且不拥挤的街道、不太多的人、便利的交通、道旁高大的梧桐、民国风范的建筑……

钻进一个地铁站,看着地铁站牌上一个个充满「历史感」的站名,感慨下这不愧是一座到处都是历史的城市。

前往「鼓楼」站,一个下午的时间,逛了百年名校「南京大学」、「东南大学」,负着不轻的背包、身着汗湿的T恤,终于在鼓楼公园北门附近的一片草丛中,找到了我的大学「暨南大学」前身「暨南学堂」的纪念碑。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大学「暨南大学」

jnu-logo 暨南大学 http://www.jnu.edu.cn/ 华侨学府,国家「211工程」重点综合性大学,直属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政府两江总督端方从欧洲考察宪政归国后于南京成立“暨南学堂”。1923年男生部迁上海真茹新落成的校舍,女生部仍留南京。1927年南京女生部并入上海真茹,改组为国立暨南大学。1958年在广州重建。

此次南京之行,形成安排得紧凑,来的也不是时候,刚好碰上南京连续高温,炎热的天气让自己不太愿意出去逛。

在南京只呆了四天,除了以上几所大学,还去了「中山陵、南京博物院、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夫子庙、明故宫」。

游览匆匆,来不及细细地窥探这座城市的底蕴,倒也预想着下次,换一个不热的季节,跟自己的女朋友或者朋友再来这边一次,慢慢游,边看这些古迹,边慢慢听这些古迹背后的故事。

10年世博会,赶了一趟人潮涌动、人挤人的上海世博会,外滩上走几步都要撞到人的场景,让我留下阴影,来广州上学后,不巧恰在广州市中心,交通堵塞、空气污染,自己心里倒开始抵触「大城市」,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繁华的地方,开始向往自然和户外,想去人越少越好、山越高越好、天越蓝越好的野外。

今年的川藏之行之后,倒也是一下子满足了过去这两年多的欲望。这一次来南京,事先倒也不会太觉得「吓人」。五月的「风光之旅」,七月的尾巴,短短的南京杭州之行,也算得上是一场调剂自己的「人文之旅」吧。

一个民族&一段历史

此次南京之行,有两个地方,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一个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大屠杀纪念馆),一个是紫金山「中山陵」。

一个是中国近代史上外敌入侵、丧权失地、国破山河碎的血泪,一个是中国近代史上觉醒和图变的呐喊;同样都是上个世纪上半夜,两部如此分裂地展现了一个国家两面的历史,聚集在南京这座城市。

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那天,9点多入馆,没吃早餐,背着背包,静静地在纪念馆看了将近四个小时,甚至不觉得饿和累。

照片、报纸、画报、明信片、子弹、枪炮、炸弹碎片、城墙上的砖、堆积在一起的残骸、幸存者的影像……

有些东西,不亲眼看到,是无法体会那种「历史的震撼」。

有时候,我会想「他们怎么能那么残酷?」,对战俘、对平民、对妇女、对老人、对小孩……

1937冬天南京的枪声仿佛还在耳中徘徊,男女恐惧地尖叫仿佛还在空中游荡。

在群里跟网友说这件事,有人问我「是不是看完那些,特别恨日本人」,我说不,我一点都不恨,我只觉得悲哀,为中国人而悲哀,为日本人而悲哀,为那个时代的人类而悲哀,哪怕日本人对中国人犯下的血案罄竹难书,我都没有丝毫的仇恨。

大西洋东,引领了近现代文明的欧洲,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记录了一个文明工业国家的残暴;太平洋西,辉煌东方文明的源头,我们中国人,在1967也犯下了「道县事件」这样针对自己同胞的罪恶。

古今中外、东西南北,历史的书卷上写满了人类的残暴,沾满了刽子手屠刀下的鲜血,染血的历史,或被人铭记,或被人忘却,没有哪一个时代,我们曾摆脱过。

暴力,是人性中永远无法摆脱的弱点,人性:不分国度、不分种族、不分肤色。《美丽新世界》的孕育室无法改变,《发条橙》的条件反射疗法也无法改变。

在专制制度之下,在扭曲的社会文化之中,在畸形耳目渲染的教育之后,每个人都可能将自己内心那个暴力的火药点燃。

中国,华夏,这里拥有世界上最壮阔的景色、最丰富的资源、最沉厚的历史,这里有创造了世界最伟大文明的民族,历史的车轮中,这个国家和民族却在近代成了其他国家碾踏的对象,留下了千万悲哀的冤魂。

国家、民族,朝代轮换、政党更替,各种主义、思想在这片广茂的土地上不断试验,留下过不屈呐喊的声音,留下过革命者的血迹,也留下了受难者的白骨……

这是一个复杂的民族,一个幸运着也不幸着的民族、一个伟大着也下贱流氓着的民族、一个不乏聪慧也不缺愚昧的民族……

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病入骨髓,托着沉重的躯体,一边挣扎于脑中各种主义的斗争,一边还得忍受外人的拳刀枪炮。

「矛盾、对抗,挣扎」,这是中国的关键字,哪怕现在的中国,依旧如此,经济上的国强和民贫,传统的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冲突,这块土地依旧没有摆脱这种挣扎中的悲哀。

愚昧的天朝思想有广泛的基础,崇洋媚外的民族自卑感之人也不乏其人,公民社会步履艰难前行,公民意识在舆论控制的禁锢环境下慢慢扩散。

矛盾,矛盾,群体之间的矛盾,群体中个体思维的矛盾,让现在的中国,依旧是一部让人哭笑不得的悲喜剧。

哪怕针对「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现在中国也存在不少质疑,质疑真实性,质疑其死亡人数的数字。

当年统计上的缺漏,政治的影响,宣传的需要,加上中国长久以来的政府公信力缺失,自然而然让人觉得可疑,可有时候,看到有些「公知」,用一种「洋洋得意」的语气发表言论,「揭露」大屠杀数字的不可信。我倒觉得一种悲哀。

什么「忘记仇恨,不要忘记历史」的话,尤其对于后辈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来说,说起来自然容易,可对于经历了那段历史的人,谈何忘记?

在灾难和战争中,国家、民族、家庭已经连为一体,这个国家犯下许多错,我们可以抵触,反感,可是对于国家过去一个个家庭的悲剧,我们怎么抵触和反感?

有些事情,形式和象征性的意义,已经大于事实本身。我们可以为动车事故中死亡的40人点燃悼念的蜡烛,同样我们也应该为那场战争,那个时代死亡的,英勇的、愚昧的的人民,建立纪念他们的展馆,树立纪念的墓碑。

那是一段悲剧的历史的一个悲剧的民族,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嘲笑。历史的车轮滚滚,也许50年之后,我们的后代,也会嘲笑我们这一代,面对自由,我们是那么地软弱和愚昧。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