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这几天在家收拾东西,丢了很多东西,也找到了很多东西。

从家里的书柜中,翻到了2012年去西藏时留下的明信片,2012年5月,21岁,年轻气盛,骑着一辆自己组装的山地车,带上了三千块钱,飞到了成都,跟全国各地10多个人骑友,从成都一路向西,骑行到拉萨。

在路上,骑行29天,2200公里,翻过了十多座山,瘦了18斤。

当年没有相机,也不会摄影,借了朋友一台佳能500d和1855的套头,全程JPG直出,总共拍下了4.6G的照片。放到今天,4.6G就是我索尼A73一个场景的照片大小,在当年,却是我一个月的全部影像。

从西藏回来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被学校勒令休学了半年,刚好把那半年,当成了自己的间隔年。剪辑了一个骑行西藏视频,拿了两个奖,没想到拿的奖金把我去西藏花的路费都赚了回来。去南京参加亚洲自行车展领奖,顺便去杭州找在支付宝当程序员的朋友,也为后来转行当程序员埋下了伏笔。

除了视频,我没太怎么聊过我西藏骑行的经历,今天从这4.6G,几千张照片中,整理出百来张,也当是一场青春的回忆。

这篇文章不会是流水账,不会有详细的攻略、经验等,加上间隔久远,有些记忆也的确是模糊。同我过去旅行精选集类似,就是图文回忆吧。

提示:这篇文章所有照片都是拍摄于2012年5月,距今已有6年,现在川藏线上许多隧道已经通了,通行和旅行基建条件也应该好了不少,所以仅供参考。

从成都出发,我的自行车。这辆车花了我大学兼职一个月的工资。我算是一个挺冲动的人,从我学会骑自行车,到骑行川藏线,花了5个月。

同行的骑友,来自深圳,当时自己在骑行论坛发贴,QQ群里交流,最后倒招呼到10多个骑友一起,我是队长。

到达成都后在成都休整了一天,同行的有上班族、有自己做生意的,也有学生。

我的骑行码表,也是陪着我一路风雨。

成都是川藏线的起点,有众多骑行客栈,这是出发那天早上,我在青旅门前拍的一张照片,请记住这张照片。

全队骑友,我们选择在武侯祠作为我们骑行的起点。给大家分享一个经验,所有正儿八经长途骑行的,都只会使用驮包,不会背包,如果在城市里见到背着背包的「落难骑友」,一定是骗子。

第一天骑行算是磨合,总共骑了150km,到达以马踏飞燕出名的雅安。

从雅安到天全的路上,进入到山地了,一下子清静好多。

从新沟出发,翻阅二郎山,我给自己单车做了一个车牌。

这是一个北京爷们,家里应该挺有钱,我们大多骑友,都骑着一两千来块钱的入门山地车,这个大哥骑着一个两万多的小轮,光轮毂就两千多。然而这大哥是个妻管严,这次骑行是瞒着老婆出来的,跟我们骑行了一周到新都桥就被老婆以离婚为威胁,被迫回去了。

穿过了二郎山隧道,一下子变得干燥好多,下面就是历史红色名城泸定。

泸定以「飞夺泸定桥」出名,来到这里的时候刚好是樱桃节,满大街都是卖樱桃的。

川藏线上最可爱的人,这一路经常见到运输车队,经常是几公里才的车队。

到处涂鸦,算是川藏骑行圈子中的一种文化了。我路上也带了一个马克笔,在一些地方写上了@暨南大学第一饭堂 的名字,直到2018年,还有骑友在路上发现我当年留下的签名,拍照片给我看,感慨不已。

川藏线上大多路段信号都挺好的,可是当年智能手机还不是那么普及和好用,所以大多数人都还是会带上纸质的路书。爬折多山路上,一个骑友。

折多山是川藏线上真正意义的第一座山,对于不少骑友来说,这是第一道坎。

从折多山下来,就是川西著名的摄影名地新都桥,在路上遇到三个藏族小朋友。

新都桥居住在藏民家的,家里养了不少鸡。

刚上高原,在新都桥休息一天以适应,大家包车去周围的草场放松,远处的雪山连绵。

嗯,淳朴的藏族人民,跟我说骑马100块钱,很淳朴。其实可以讲价的。

马有点瘦,也不好控制,御马狂奔这种事就别想了,逛了半个多小时就回来了。

这是我最满意的一张照片,路过的运输车队,快乐的喇嘛。

由于还没有进入西藏境内,川西藏区还是能见到一些外国人的。但是所有的外国人,包括港澳台同胞,进去藏区都需要跟团或者申请专门许可。

骑行路上,伙食一般都不太好,为了以防万一,准备了体力恢复剂,在后面几天条件很艰难的理塘雪山路段用上了。

从新都桥上高尔寺山这一段,正在修路,上山对于骑行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路上遇到了一只小狗,跟着我一直上到了山顶,藏区的狗,服不服。

爬到半山腰上,云雾缭绕。

终于登山了垭口,海拔4412。

山顶望去远方,莽莽群山,远处有经幡。

便民警务站,免费向路过的司机和骑友提供热水。不少骑友已经放弃骑行,搭车了。

高尔寺山上的草甸气候,由于现在还是5月,气候还算比较冷。

马上要下山了,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路段,我一路按着刹车,一路坑坑洼洼,手指麻了,屁股生疼。

下山路上,见到了正在施工的隧道,应该早已通车了,这几年川藏线上陆续有几座山都通了隧道,川藏铁路也正在修建,去藏区的交通更方便了。对于骑友来说,更加容易了,也可能会少了一些挑战和风景吧。

下到了雅江,到处都在施工,路边的工人带着小孩,不少工人都是夫妻齐上阵,向劳动者和建设者们致敬。

一路下来后,全身上下就成了这样,旁边同行的骑友累到趴下了。

这一路带了两个瓶子,脉动这个瓶子陪我一路从成都到拉萨。

车轮上满是泥,我的车是碟刹,对于这种路段倒不是太担心。

接下来从雅江到理塘这段路,是川藏线上最艰难的一段路程,我们队伍中,除了我和另外两个骑友,其他人全部搭车了。路烂,高海拔,两天时间里,翻了三座雪山,手机相机电池都没电,这段路程没留下太多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其他骑行的人在这段路上拍的,后来间隔一年,在QQ上发给我。像一个难民。

到达了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城市理塘,不少人的车都已经出了问题,尤其是托架,经过几天颠簸特别容易坏,大家在找其他人丢下的配件试图修复。

路边的马。

很多牦牛。

到达理塘第二天,其他队友就要出发了(他们搭车比我们先一天到达已经休整了一天),我过去三天的高强度骑行,加上晚上着凉,一下子病了,一天腹泻7次,50公里的路,从早上6点,一直骑到下午4点才到。最后2公里,队友来接我帮我减轻负担。

这一晚住在海子山下,一个退休的藏族老教师家,他家门口有一片大大的操场,远处就是雪山。

太阳要落下了,远处的雪山变成了金黄色,1855镜头尽力了,当时我不会摄影,一路就是自动模式。

休息了一晚,吃了牦牛肉,身体神奇地恢复了,本来想如果第二天身体还没恢复,我就回理塘去医院了。这一天我们马上要告别烂路,前往海子山。

一辆单车,一个人,一条路。

到达海子山垭口,由于我们今天出发海拔就很高,今天的爬山倒不辛苦。

傻傻的游客照。

海子山上。海子就是湖泊的意思。

从海子山一路狂奔下来,结果被队友甩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中间路过一个村庄。

气候随着海拔变化很大,山沟里有不少农田了,为了赶鸟,田里有几个稻草人。

从巴塘出发,继续前往拉萨,路标上拉萨出现越来越多了,马上就要进入西藏了。

三江会合。

金沙江大桥,是四川和西藏的界桥,跨过这座桥,就算真正进入西藏了。

这张照片我打印了下来,放进了相册。

前轮藏,后轮川。

金沙江这边十分干燥,山体滑板也经常发生,路边被落石打烂的路碑。

大家就这辣椒吃馒头,骑行体力消耗很大,每天都要吃很多。

又是一座施工中的隧道。

在路边涂鸦,最后并没有去珠峰。

危险的路段,有防护网。

又进入到烂路了,这种路对于小轮径的单车来说,尤为痛苦。

后面还在爬山中的骑友。

终于下山了,一路都是碎石,虽然是下山,但是由于需要保持平衡和保护菊花,其实并不比上山好多少。

除了骑友,路上也有徒步的人。

在这种环境中见到这么一棵开满花树。

路过一个藏族村庄。

教授客栈是前些年川藏线上一个比较著名的点,在半山腰上,条件挺艰苦的。

到达登巴附近,十分干燥的气候,灰也大。

318国道条件还是挺艰苦的,这种山腰上的公路并没有围栏,跑在这条路上的司机挺不容易的。

我们到达荣许兵站休息了,路过的骑友,经过半个月的适应,大家状态都挺好的。

在荣许兵站,买了瓶啤酒放松,然后悲剧了,当天晚上我就高反了,痛苦死我。

翻越东达山,走到垭口位置时,风超大,特别冷。

海拔5008,又上了一座山,我已经成了一个黑人。

即将到达左贡,这个酒店名字,还挺有特色的。

路边的山脉,川藏线这一路地貌地理不断变化。

路边经常能见到土拨鼠。

挺想吃的。

从左贡到邦达路上,绿色又出现了,河流也变得清澈了。

川藏线上,在一些易发事故的点,经常能见到这类指示牌,安息。

到达川藏线上著名的怒江72拐。

下面这里就是怒江,重要的交通干道,都有执勤安保。

这一条路,走了好久。

前往八宿路上,安久拉山,又有雪山和小溪了。

路上的一个徒步客。

然乌湖,也是一大美景,自驾游客经常来这里,附近有著名的冰川。

然乌湖静谧的夜,一个人在湖边等日落。

月亮出来了。

离开然乌,继续出发,到达3888路标。

路边山上的瀑布,跟优胜美地的瀑布倒有点像。

路边的巨石,公路直接从这下面穿过。

波密被称为东方的瑞士,也是中国著名的林场,草木茂盛。

仿佛到了欧洲,大好河山,等到经济继续发展,基建都完善了,这里一定更美,不知道现在这边条件咋样了。

路边自拍一张,波密这一段骑行,是整段川藏线上最轻松的一段,两边都是森林,空气也清新。

从3888到3999再到4000,好快,在这种特殊意义的路碑打卡,也是川藏线骑行的一个仪式了。

到达波密,波密海拔不高,喝上一瓶拉萨啤酒。

终于能洗衣服了,把冲锋衣冲锋裤都丢进洗衣机,水一下子就变这样了。

路边的农田,好像种的是青稞。

前方绝路,骗人的。

这个路边,是一个骑行者遇难的地方,虽然这些年自驾、骑行西藏的人越来越多,但实际上,这条路上的危险依旧是不可忽视的,我骑行的那个月,就据我所知,就有两个骑友车祸遇难。

当年的解放者,开拓者,建设者,致敬,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到达通麦天线,常年山体滑坡和中断,又是一个危险的路段。

只能让一辆车通过的路段,想象一下那些延绵几公里的军车也要经过这种路段,通常都要管制。

到达鲁朗,这里出产著名的石锅鸡,挺贵的,当时好想吃,但是吃不起。

从色季拉山下山,这一段路也是一段艰难的行程,大雨,大雾,我的手套不防水,冻僵。

没想到在这里还见到中大的科研基地。

到达八一,回归大城市,激动得赶紧吃个德克士。

继续出发,这个好像是一个什么王的纪念碑。

在路上已经25天,距离拉萨越来越近。

4321。

在工布江达,雨过之后,见到了双彩虹。

4444,又一个纪念路碑。

米拉山上,这是川藏线上海拔最高的山口,但是由于接近拉萨,路况特别好,反倒是很轻松的山。

4567,这是我川藏线骑行最后一座拍照的路碑。

历时29天,到达拉萨。由于时差原因,这边晚上9点才天黑。

到达拉萨后,骑着自行车在城里逛了逛,拉萨不大,到处都有骑行的人。

在茶馆喝甜茶,一杯只要几毛钱,能够喝上一个下午。

这是经历了川藏线之后的我。

为了更好地给大家对比,特意重新放上出发时的照片。只需要29天,不用吃药,轻松减去18斤,还能享受高原日光浴。

在拉萨又呆了几天,时间所迫,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就没有再去珠峰,包车去了纳木错。也是一个西藏旅行经典的地方,在纳木错过了一晚,看了日落,看了日出。

湖边的石头。

一个人坐在湖边,静静地等太阳落下。

第二天,起了个早,又看了一场日出。

从纳木错回来的路上,路边的风景。

即将回家,坐火车,拉萨站,这辆单车,陪伴了我青春最惊奇的一段经历。

拉萨到广州,一段故事的结束。

写在后面

花了半天时间,整理出这篇博文,穿越了6年时光,回到自己的21岁,也找回了不少回忆。

现在的我,工作了又创业了,也结婚了。21岁,自己经历的「穷游,骑行,西藏」,种种关键字,在「骑行西藏」已经被嘲讽是「新三俗」的今天,我不想再把这段经历挂上太多「梦想」「理想」「洗涤灵魂」之类的字眼,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这是自己的21岁。

依旧年轻,依旧在路上。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7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