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V2EX上看到有人发帖问「你在哪里写博客?」,进去一看,回复的多是独立博客,也有不少转到点点之类的轻博客写博客了。

在我看来,「在哪里写博客只是平台而已,内容才是核心,博客是一种来福士德(lifestyle)」。

我的第一篇博客,写于2006年9月17日,当时还在知名的博客平台Blogbus,当年还没有微博,还没校内(如今的人人),还没有微信,还没有好多。

最初的我,标签是「高中、情感、文学、电影、读书」,尚处在青春期的懵懂,博文中,常见「寂寞、孤单、思念、她……」之类的词。

2006年9曰17日到2010年4曰25日,时间上跨越了我的高中,一直在blogbus呆到了我的大一,地域上从深圳三年转到珠海一年,后自己搞鼓互联网,开始自己当了一个独立博客,自己租服务器,架博客,历经willei.com和luolei.org两个域名,折腾得不亦乐乎。如今的我,标签是「大学、互联网、GEEK、骑行、社会化媒体……」等等,这些标签,也记录了我的成长和改变。6年,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已经很不短了。有时候,我很庆幸,自己能把自己最宝贵的这么一段时间,通过博客的形式,记录了下来,虽说现在的我,很少再翻看以前写的东西,甚至羞涩以回望自己过去写的东西:肤浅的观点、酸臭的无痛呻吟,纠结于各种她的泛滥感情……

我心中却也始终秉承着这样的一种观点「记录下自己,终能接受自己,这是我的成长」。

随着自己的成年,成长,成熟,现在的我,博客中几乎不会写自己的私人生活,多还是以「对其他人有用」的「实用主义」原则写东西,不管是互联网还是杂文。这样下来,记录自己私人的东西少了,自己的博客也慢慢由私人空间,转变成一种「展示」形式的平台。

好处就是,几年下来的积淀,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自己个人的一种形象和资源,不管是博客还是新兴的社交媒体,自己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网络品牌,搜索「罗磊」,你都能在第一页的前排位置看到我的博客。

坏处也有,博客的开放化,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自己的表达,开始考虑自己的言论要对自己可能的读者和来访者负责,要为自己的个人形象负责,于是,少了各种无痛呻吟的生活化流水记账,现在多是自己逻辑化、组织化认真写的博文。虽谈不上影响力广泛,但也有好几篇文章,在互联网传播开来。

这两年,博客数量由量转质,大学生活的节奏变化,自我的言论审核和过滤,不再博客记录生活,生活本身:终也就这么在碎片化的时间中,被打乱,被遗忘,现在几乎没有记录自己的私人生活,倒也因此就忘了很多很多事情:那些出现在我生活中的人,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那些触动我,触痛我,激励我,打击我,改变我的事,也在这种碎片化的生活中淡化遗忘。

这段时间,接连做了几个梦,不约而同都触到自己的软肋,醒来后,恍惚之中,脑海还甚迷糊,不知真假,稍稍做缓,回过神,不由感慨。

「我的软肋,即我恐惧的,即我不敢面对的」,随手写出这么顺手这么有通俗心理学味道的话,写完后倒想这话会不会存在「滑坡推论」的逻辑错误,其实也不一定完全成立,就好像说我的大学成绩,文科蛋疼专业、无兴趣,自从大一转专业失败,就自个在外整自己的事,倒也少在学校呆了,挂科不少,重修几门,成绩差归成绩差,但终也能面对,自己自信自己的能力绝对不差,自己有其他成绩能证明自己,虽说有时候还是担心这学校成绩,也真是让自己头疼。

还有些东西,仿佛电视剧,原本遥远的东西,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倒让自己不由思考自己的责任,生活充满随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还有些东西,比如感情,倒让自己看清自己,不犯贱过,不知道什么叫贱人,不失去过,不懂得什么叫珍惜。

自信和自卑,内在存在一种联系,自己拼命想证明的,可能就是自己想掩盖的。

有人自卑自己的身高体重容貌,有人自卑自己的家境,有人自卑自己的学业,有人自卑自己的工资,有人自卑自己的不举……

简单说,「自卑源于比较,比较则基于环境,环境联系视野」。我也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选择休学这么一段时间,出去企业工作,出去户外骑行;逛了一圈,体会了一圈:坐过超跑、体会过亿万豪宅别墅派对的奢侈、也看过西藏偏远山村的赤贫;看了几座城市的繁华,也体会过雪山脚下跑着温泉的宁静;知道朝九晚五、挤着广州沙丁鱼般公交车和地铁的苦逼,也经历过从成都到拉萨,骑行一个多月,那种「风一样的自由」。

看了「更大的世界」之后,自己的世界观也变了,活着真好,自由真好,生活真好。有人家底颇厚,丝毫不用担忧工作,房子车子现成,也有人,家徒四壁;有人跑进奥运会参赛举国瞩目,也有人瘸腿……而这些,就是自己眼前的人和事。

有时候,其实我也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挺急躁的人,急躁的表现背后是浮躁的心,怕找不到所谓的好工作,怕邻居亲戚的指点,怕几年后同学会拿着不高的工资没脸出来……有时候,我也反问自己,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别人的眼光,工资的高低,真那么重要吗?

我的初中好友,在我骑行西藏期间,白血病去世,回来之后方知其走了,深夜在九楼阳台,吹着风,说不出话,一个多月,甚至不敢面对他的家人,羞愧自己在他离世前没有回他那条短信,惭愧他的微博上写「遇难时方知人情冷暖」,即使自己在他病危的时候曾经输血给他救急,却也一直惭愧自己后续没那么热情关心。

忙忙碌碌,步履匆匆,看最新的资讯、最炫的电影,用各种数码产品,看似充实的生活背后,我还剩下神马?爱情、朋友、亲情,有时候,我真的是羞愧:我做得不好,我太自私。

给外婆打一个电话,给妈妈打一个电话,给朋友问候一声,给女朋友说一句晚安,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可是我却做不到呢?

等到外婆离世?妈妈衰老?朋友远去?还来得及吗?

多问自己一些问题,关于家庭,关于爱情,关于友情,我们的生活,到底该重视什么?答案,问出来,应该就知道了。

自己流水意识流地写这么一篇博文,就当在这个公开的地方,做的一个隐晦的个人对话吧,话难绪,感慨众多。

我爱你,我在乎你们……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