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30604_200540

这篇文章本来是在6月5日写的,可是一直拖到今天才发,也算是避避风头,说说那一天的「昨天」我在香港的一些见闻。

昨天,一个挺特殊的日子,收到美味书签的一封邮件,说「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我们在近期接到通知,由于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美味集」的域名 meiwei.fm 及 mei.fm 在北京市均无法备案,按照规定我们必须关闭本站。」,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特殊时期,网站要暂时关闭,后来看到美味书签是整个域名和产品都关了,才知道他们杯具了。

在大陆搞互联网创业,不仅仅要面对汹涌的盗版C2C大军,还得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牌照、审核制度,互联网这个行业迭代速度之快,这种以月为单位的牌照审查制度,不知道扼杀了多少产品和服务的机遇(当然了,我这个话也是有点危言耸听了,制度归制度,一个产品成功依旧还是得考产品本身的质量+优秀的运营能力)。

之前曾经帮公司弄过域名备案,自己弄阿里云和盛大云的时候也尝试过备案域名,那个填表、拍照(嗯,就是那个经典的蓝色背景)让我一下子想到了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入监拍照。

在大陆写独立博客有个麻烦,如果网站是在国内备案,若写的内容稍微涉及一些敏感内容,就很容易接到电话说要你删掉某篇文章,或者不经通知直接就把你网站下线;服务器在国外的独立博客呢,面对一堵数字之墙,也好不到哪去,往往是树大招风: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可能吧、XJP的碎碎念(据说这博客被屏蔽的理由是因为域名跟某主席撞上了)、人文领域的土木团子,就都成功获得了防火墙认证。

昨天一个人去了香港,直奔公园,参加或者更准确说是去体验香港的在这个特殊日子的活动的气氛。将近三点钟到达现场,一直呆到活动正式开始和暴雨袭来,在暴雨中呆了二十多分钟,看着烛光闪闪,听着水手之歌,到最后八点半才离场。

关键字大概就是「15W、暴雨」,回到深圳后,翻墙看了一下外媒报道,官方统计是到场五万人、媒体报道是10多万(估计是继03年后最多的一次),网上看到的照片倒还挺壮观,我对到场人数这个没多大的概念,2011年广州亚运会当志愿者,参加过闭幕式,当时在场8W人,可是公园是个平地,另外当时外部还有很多人在入场,所以从数据上看,肯定是超过10W的。

以前去HK都是去买东西或者玩,倒没有特意为了某个活动去过,这次体验,倒也没有太给人「醍醐灌顶」或者「激动」之类的印象,一是自己很久之前就开始接触到这些信息,也对这个圈子的人稍有关注、了解甚至边缘交流。 下面用关键字来说说这一天自己的一些体验和体会:

学生

我入场挺早,坐在很前面的位置(大概就是第一个足球场),如果你关注了我的 twitter(@foru17)或者 instagram(id:foru17),你都可以看到那一天我发的一些照片,我身边都是香港本地大学的学生,(香港)中文、科大、理工等等,我跟坐在我前面的两个理工大学大二的男生交流了下,一个男生是06年从大陆福建转到香港的,另一个是香港人,聊了一些关于内地、香港本土、国外的相关话题,我跟他们说了一些内地新媒体(微博、SNS)之类的发展和内地高校的一些制度,后来双方都加了对方的脸书。只跟两个人聊过,也没统计学上的代表意义,他们也都说「其实在香港,大部分人也都就是把这种事当新闻来看」。

除了大学生,现场还有不少中学生,不少是教会学校的学生,有的下午三四点就过来了,让我倒挺吃惊他们怎么这么早放学,一个浸会大学的研究生跟我说每个学校的上下学时间都有不同。

大学

纵向看历史,横向看国外,大学生和年轻人始终是各种活动的主力军,我对香港的大学了解不深,但是知道他们的大学学生会的权力很大,校长的任免都需经过学生会,聊的时候,那位浸会大学的朋友笑着说「中大(中文大学)到现在都还没校长,只有副校长」。

放权给学生,让学生自己管理学校,参与校园政治和事务的管理,的确是给了学生一个很大的舞台,也为年轻人以后参与社会政治提供一个渠道,一是能力上的修炼和提升,二是曝光自己、获得媒体关注、捞取未来的政治资本。

对于我们这些内地高校的学生,没有体验过,真的还是太难想象了,在香港这种现代政治文明制度文化之下,普通人是可以通过(至少制度、机会上是公平)选票来参与政治,来改变与自己切身相关的生活和环境。

以我自己经历过的例子,我的大学尚属内地一所比较开明的学校,侨生众多,可是存在各种物业、教学上的问题,总的来说吃亏的都还是老师和学生,经常可以听到同学在抱怨,可是学生参与学校事故的渠道就只有「校学生会」和「校学代(表)会」,要推进某项事情可谓步履艰难(比如说装空调、饭堂卫生)。

最近五六月,我们学校算是出尽了风头,首先是研究生答辩违规收费上了人民日报,然后是教学大楼一面墙的窗户被风卷走坠落(幸亏没砸到人),然后是央视新闻、焦点访谈都报道的「艺考违规改分」,学校的行政党宣部门最近很忙呀。真不知道如果这些事发生在HK或者西方的大学,会有什么结果?但是,我想不出意外的是,在我们这,不会有校长辞职,不会有学生抗议(吐槽Comment和抗议protest还是是有区别的)。

媒体

到场的媒体不少,香港本地的,国际知名媒体基本都来了,也看到了一些被我们内地定义为反华媒体的记者,有电视广播媒体、有纸媒也有新媒体(各种网站),内地的媒体没见到(想必内地媒体也不能来不能报道)。在大陆,不少人谈到媒体,就觉得是媒体就需要「客观、公正」,在我看来,与其要求某一家媒体「客观、公正、不偏袒」,还不如在制度上进行放开,允许不同的媒体发出「真实、但不那么客观、稍有偏袒」的不同声音出现。百家争鸣中,人自辨真伪真相。

希望

最后,我还是得说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这段用了「希望」两词,我个人对现在社会上这些问题的看法,大概就是「相比以往,我们已经进步了不少;相比现实的需求,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中产阶层逐渐壮大,媒体依旧面临审查但也在逐一开放,信息的流动和社会的开放,自由是不可挡的趋势,螳臂挡车终是会被历史所抛弃的。

这是一个挣扎中的国家,正在经历阵痛,我也幻想和希望,20年后,30年后,我们的下一代,可以无所畏惧地发表他们的意见,不用再自我审查,不用再担心自己写的东西被删,不用再担心因为转发或者发了一条微博而被某些部门半夜敲门。

我也希望,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到了那个时候,能够自豪地对我们的下一代说「你们现在的生活,也是爸爸妈妈关注过、参与过、争取过的」。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