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memorry

首先说声抱歉,过去的这半个月,很忙:毕业旅游、毕业典礼、蛋疼复习周、考试周,忙忙碌碌,我:一个伪大四的学生,这半个月,说真的挺不好受,送别四年同窗,哭过,笑过,醉过,大唱过,拥抱过,……

一直没时间写博客,也不想写博客,也算是一种内心对于离别记忆的恐惧吧,干脆就不记录了,学会自欺欺人让心情过段时间冷静下来,看周围的同学微博、微信圈都是离别:真情的话,伤情的赠言,送别的照片。跟不少大学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也都在这最后时刻聊了不少,最后倒也就想「有些东西还是留在心中沉淀吧,就不写出太多了,免得触景伤情自怜自艾」。

今天这篇文章,来跟大家谈谈数据,不是现在炒得很火的那个大数据,我说的这个数据,就是每个人自己的私人数据:照片、影像、文档等等等等。

对于大部分人,拥有计算机也是最近十多年的事情,而拥有智能手机也应该就是最近五六年之内的事,我的第一台电脑是在2001年,大约是我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我们家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是在我的初中,大概是2006年,而我上高中的时候,开始用上智能手机,差不多也是同时,我开始写博客;2009年,我开始上校内(现在的人人网),注册了微博,随后投身到了滚滚社交网络的大潮中,至今已经不知道发了多少状态、上传了多少照片,远的也有10年了,近的也就这一两年,过去这十年,自己产生的数据不知道有多少了。从2012年底,「可穿戴式设备」开始流行,通过手环、计步器,用户甚至可以记录自己的睡眠状态、饮食、运动数据等等,我们的生活某种意义上倒真是开始了数据化。

上个月有几天在家,我把家里的三台电脑、四五块硬盘的数据都整理了个遍,把所有的照片都转移到了NAS中,按照「年份>地点>事件描述」的层级进行了重命名、分类。删掉重复的内容,最后整理出将近40G的数据,也就是两张蓝光光盘的容量,这不大的40G,记录了自己过去从初中(数码相机)到现在的十年:我所有的生活和影像数据。

翻看这些照片的时候,自己倒也是感慨和唏嘘,回望照片中的那些同学,初中毕业后有去了全国各种地方各种院校,高中毕业后有去了全球各个国家不同大学,十年后再看如今大学的这些照片,不知道大家在天涯何方。

整理和储存自己的这些数据有一个好处,就是某种意义上这些数据代替了过去我们的「日记」功能,记录下我们的生活中的瞬间和细节。

我一直觉得科技、互联网、技术、数据这些东西,都包含了人类的一种情感,包含了一种人文情怀。自己对于数据,也一直持有「我所储存的,我所记录的,是我经历过的,即是我的成长和生活」的想法。 自己珍视这些数据,也敢于正视这些数据,所以倒一直没删,过去写的若干电子情书、感情的点滴、幼稚的评论文字等等,倒也都存在硬盘里的某个文件夹,只不过不再去翻罢了。 对于这些「暂时不想碰」的数据,自己倒也持有「终有一天自己会回过头来再看看,缅怀一下当年」的想法。

说到数据,难免也要说下数据储存方式的问题,目前是「家用NAS+云端备份」的方式,我前面所有的大部分私人的照片、影像都储存在了家里NAS,并且在两台电脑都有备份,同时备份了将近30G的照片在金山T盘(现在已经关闭,数据还在,只能下载不能上传了),前段事件百度云搞「Bug价营销」,自己花了一分钱买了200G,准备把这些数据再次上传到百度云盘。当然,在这里要提醒一下各位,对于国内的这些云储存,大家最好还是留一个心眼,真正重要的数据,还是花钱买个NAS储存吧,说不准哪天这些「号称永久免费、永不下线」的云储存就没了(金山T盘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赶上了信息时代的蓬勃、赶上了大数据,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就这么通过这种方式记录了下来,容易记,容易忘,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数字记忆,留给未来的数字记忆。

最后,跟我的大学同学说一句「祝好」。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