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ketotibet

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距离5月5日出发去成都,还有三个星期。

一周前,清明节,我跟女朋友开了一个玩笑「希望明年我不要过节」。

冬天的湿冷已过,夏天的闷热尚早,这是深圳一年中最舒服的季节。

女朋友来家里住了几天,平平淡淡,在家吃着家常菜,饭后看下电视,带女朋友骑车去海边吹风,或去公园散步,平淡着,平淡之中自己心中却也开始思考一些东西。

看着妈妈的背影,牵着女朋友的手,摸着5岁弟弟的小脑瓜,心里时不时泛起一股「最后的时光」的感觉。

回想这半年,幻想未来的这几个月,2012注定将是我人生中最不平凡的一年。

死亡

这是生命的轮回,万千年来,不管你是富甲天下的富豪还是家徒四壁的乞丐、不管你是权重倾国的皇亲贵族还漂似浮萍的布衣芒屩,不管你才高八斗还是目不识丁,宇宙绝对不会在乎哪怕任何一个人的生命,自然面前,无人能逃过「规律」。

这是我人生的第21个年头,死亡对于我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在我约莫7岁的时候,老外婆去世,小小年纪的我穿上妈妈给我的孝服,只疑惑大家为什么都要戴着这顶白色的帽子,尚不知「死」是什么意思,丧礼的时候,看着满屋的大人哭,自己还作怪抹了一点口水涂在脸上。

初二的时候,我的爷爷去世,在家人催促下坐大巴赶回湖南那个不知名的小镇,从小住在妈妈家这边,我与爷爷倒也说不上亲,见到床上的爷爷,已经是弥留之际,枯瘦如柴的脸开始发灰,看到他的脸,一下子哭了,感觉倒不是因为什么「亲情」「血缘」的缘由,反而更像是一个人对另一个将死之人的一种自然而生的怜悯。说起来也讽刺,第二天一早,爷爷尚有一丝气息,我就踏上了回深圳的车。那一次「奔丧」,记忆中还剩下的倒是一个「遗憾没有看到雪」的印象。

进入高中,开始读书,开始在这体制内安稳地为了一个「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而读书,机器一般地忙碌着,一个个词语,一个个公式,一个个元素符号,高考压力之下,笼子之中,平庸着,安全着,三年下来,「死亡」对于我来说,只算得上是新闻上说的哪里哪里什么事情的一个「数字」。

青春正茂,哪怕自己知道难逃未来的这一死,可是这不可预测的「宿命」终究离自己还是太遥远了。

可是,正如电影《电锯惊魂》里小丑的那句经典台词:

得知死讯能改变一切 如果我告诉你死亡的具体时间 那会彻底颠覆你的世界 我知道这感觉 你能想象么 有人叫你坐下来然后告诉你死期将至 那种悲痛 钟滴滴答答的走着 就在那一秒 你的世界就像裂开了个大缝 你看问题 感觉事情的角度都变了 你将珍惜一切不管是一杯水 还是一次公园里的散步

当面临死亡的威胁,或者死亡的威胁的几率稍微上升了那么一点,人也都会开始思考,人看世界都会有另外一种眼光。

川藏线,中国的「景观大道」,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最美丽的一条公路,却也是一条游弋着危机的公路。当年解放军修318国道,平均每一公里都有一个英魂,几十年下来,泥石流、山体滑坡,天灾人祸,不知多少司机、多少骑友永远留在了这条路上。

我倒不相信自己会RP那么好,成为每年死在路上的那两位数的人中的一位。

[caption id="attachment_491" align="alignnone" width="723" caption="川藏线上著名的72拐"][/caption]

杞人尚忧天,何况我即将面对的是一条写满「血泪汗」的「天路」呢?我会想一些问题,我也会恐惧一些东西。

会不会高速下坡的时候失去平衡炒车;

会不会夜里骑车看不清路,掉下悬崖被江水冲走尸骨无存;

会不会骑在路上被大货车给撞死;

……

这种感觉很奇特,一边在深圳的家中,享受着家的温暖,享受着现代化的便利,一边却会思考自己在「可能的死亡」。

最近读《身份的焦虑》,其中一章也讲到死亡

心中装着装着对死亡的思考,会开始怀疑以前的各种抱负的合理性,使人获得一种更加真实,更加富有意义的生活方式,这是一个庄严的呼唤,要求我们决定在生活中真正值得最求的东西。。

纸上谈兵总觉得没底,这一次西藏之行,就让我抱着这样的思考上路吧。答案终究在路上等着我。

骑出去,还得骑回来

祝队友们平安,祝自己平安。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7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