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img

42.195公里,4小时46分钟的欢声,笑语,汗水,泪水,痛苦,麻木,坚持......迟到了一年的奖牌,拿到啦。想想自己的名字要刻在海滨秦皇岛的纪念碑上,还有点小得瑟呢(其实很得瑟 ノ( ´ ▽ ` )ノ ) 人生首马,说梦想什么的太矫情了,2013年初,零零琐琐的事情,生活陷入一段十分灰暗的时期,一个夜晚随便穿了一双鞋就下学校的操场跑了7圈就气喘吁吁,有一天想着干脆就给自己订一个目标吧:2013年跑一场半程马拉松。随后就开始跑了起来,7圈,10圈,20圈,10公里,20公里,30公里,由于来北京工作,没能参加2013广州马拉松,成了自己一大遗憾......2014年,经历伤病,医生的断跑警告,康复训练四个月,今天终于还是完成自己的愿望啦。本来今天的目标是完赛即可,很高兴还是超出预期发挥了,虽说没能进430还是有点小小小遗憾。路就在这里,跑过,痛苦过,就能懂!!!I Try, I Run , I Earned it. --2014.8.31

首先亮个证

full-img

前言

2014年8月31日,在北方海滨城市秦皇岛,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总成绩4小时46分钟33秒,对于首马的跑者来说,成绩应该还算可以了。

距离去年10月底写的博文《跑步与生活:广州马拉松30km训练小记》,屈指一算,又过去一年了。

过去这一年,我从一个学生、变成实习生再成为猎豹的一枚程序猿:从大学校园步入职场,从生活了将近15年的广东来到北京。对于我个人而言,这是很不一样的一年,是很不一样的23岁。

过去这一年,我的生活中出现许多关键字:工作、代码、读书、健身……当然,还有就是今天我要在这篇博文里谈的「跑步」。

跑者蓝调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一书中写到了「跑者蓝调」。今年初,翻开这本书时,正值自己膝盖伤病,断跑许久;另一方面,在读书上,那半年断断续续读的多是科普相关,换了小清新的文风;倒也从村上春树的文字中得到一种既亲切又新鲜的感受。

文人总有一种骚气,即相亲,又相轻,人间二十载,于人情、人际,倒也或多或少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微妙。

跑步,是一个很普通也很平凡的运动,一双鞋、一条路,一个不至于太差的身体,一颗想跨出第一步的心,足矣。

跑步,弥漫着荷尔蒙和肾上腺素,也是一个充满着竞技、竞争、虚荣、炫耀、得瑟、金钱的浮华行径:炫酷的跑鞋、塞满各种传感器的运动手表、心率带、装备。

有人,享受一个人跑步的安静,享受一个人在路上的风雨风光,从阿拉巴马小镇开始一路向西狂奔、跑过了163号公路,穿越了美国的阿甘是影响了我的一个人物;也有人,多见于我们周边,如同我,也会享受着赛道边众人的瞩目,享受着刷新成绩的激动,享受着在微博微信、博客论坛炫耀奖牌、成绩的快感。

「低调,高调」,两字,两词,也得是从「别人的眼光」中定义和区分,殊不知,每一口呼吸、每一步、都是自己的生活,尤其是我们这种业余跑者,无关竞赛奖金,也用不着吸引粉丝卖书开淘宝店,跑步更就是一种个人的选择和体验,只不过这种体验是从禅和道的说是一种个人的苦行,从生物学上来看无非就是一种在内啡肽作用下的会上瘾的自虐行径罢了。

跑步是低调,跑步也可以是高调。生活本来复杂,黑与白尚有灰,正与反之间且有张有厚度的纸,跑步为何不可混杂低调的享受和高调的炫耀。

低调,高调,于己,汗水是自己的,酸痛是自己的,快乐是自己的,痛苦是自己的。想起了还在学校的时候,宿舍楼下的操场,昏暗的跑道,跑着跑着,逐渐忘掉了烦恼和琐事的放松,想起了在深圳湾畔,海滨的栈道,红树林尽头的那个白塔,光着膀子在台风天蹦跑的狂野,想起了在珠江边,广州的夜景,小蛮腰的灯光,风景,风光,风尚,种种种种,又与他人何干。

曾经有个老友跟我说「以前觉得你每天发这些东西很鸡巴烦,后来看久了,倒越来越喜欢看你写的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的积累和沉淀……」后面的话就忘了是什么了,总之是拍我之余依旧不忘黑我。这种话,也只有老朋友和哥们才说的出口吧,化作他人,「他人的生活与我何干」,若烦了我这种话唠的「罗磊啰嗦」,怕也就是屏蔽和拉黑罢了。

跑者,跑着,这次秦马,膝盖有伤,本来预期就是六小时完赛即可,没想到天公作美下,冷暖适宜,身体状态也挺给力,头30公里以6分配速(即每公里用时6分钟)匀速前行,无奈到32公里左右左膝伤发,最后那10公里,体力和耐力上多亏这半年在健身房和Insanity、游泳之类的运动保持的尚佳的底子,不至于无法支撑, 身体的极点更多是由于膝盖的伤痛带来的痛苦,乃至于每停一次,再起步都得踉跄一番。

人嘛,总是会不经意放大自己成绩之后的努力和经历的痛苦,缩小和忽略失败之后自己的责任和原因。

骑行完西藏,剪辑的短片中,多选择的也是最艰难的那段路所摄的视频;记忆中深刻的,也常是雅江到理塘那三天翻越五座山,冰雨交杂、风餐露宿的日子。

跑完马拉松,最后化成文字记录在此的,也是这最后十公里的苦痛。

最后那几公里,是一边苦笑,一边咬牙,一边跑,一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夹杂着「我一定能跑完,不跑完好丢脸的感觉,不跑完就糗了,都跑30多公里了,最后这几公里不跑完就浪费了…想着家,想着她」的混乱状态,这种混乱的状态,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想得多而乱,反倒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倒否极而泰,峰会路转变成了一种「什么都没想」的冥思状态。踉踉跄跄,走走停停。

到终点线前,我转身,用手机拍下了计时器上的时间,回望了一下最后那200多米直线公路,原本想第一次马拉松,达成之时应该亲吻和感激下一下跑过的这段公路,到达终点后,欢喜之余倒也忘了,终成遗憾。

拿到奖牌那一刻,我给朋友发了条信息「与你共享这漫长的痛苦和喜悦」。

短信,微信,让人与人之间的间隔不超过400毫秒;速度,变化,适应,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字。

「情」成了一夜情,「慢」变作一种奢侈,人际,人情,亲情,爱情,念,想,种种种种,由如业化生产线上的块块原料,匠心是否还在?真心是否依旧?

当初,我们的父辈,唱着齐秦歌中的「想问天问大地」,如今,坐在轮子上的音乐导师们,成了舞台艺术家,消费着表情、消费着注意力,再唱「或者是迷信问问宿命」,情调是否依存?

于人,不知;于己,亦惑。

人生的马拉松,爱情的马拉松。我们过了一场场的短跑竞争:学生时代的一场场考试、升学、绩点。职场上的找工作、跳槽、加薪、升职。幸运者遥遥领先,吾等大众多在人群中拥挤、左右眺望,试图寻觅一条平坦宽敞,不至于太窄的路。

这是我的第一场马拉松赛事,一个人在秦皇岛也玩了两天,也当做是来北京工作后第一次外出散心。怕工作有急事,带了笔记本,但也没怎么开过,两天的时光,也就是看了看书,逛了逛城市,看了看宾馆窗外的安安静静的河和河畔的柳树。

full-img

工作之后,自己一直处在一种很「忙」的状态,满是欲望,满是动力。这次马拉松,即是自己「跑之欲」的一种达成和释放,也是其他欲望的一种放空,暂时地享受这个海边城市的一个周末的宁静。

下半年,跑步依旧是自己的一大计划。

已经确定参加的赛事已有10月19日的北京马拉松,11月2日的上海马拉松。11月23日的广州马拉松已经报名需要抽签尚未出结果。

再远的目标,也在安排和计划之中。

跑步,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生活的补充,马拉松,也是一种马拉松旅行,自己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还是希望能去世界上的不同地方逛逛。

给自己的生命中设定一些阶段性的目标,然后围绕这些目标,运用自己的资源,去实现。不仅仅是体力上的训练、伤病的康复、还是财力上的准备(没钱可没法去各个国家、各个城市跑啊,所以才要更努力地工作才是)。

我享受这种过程,享受这种痛苦,享受这种收获,享受汗水湿透全身的滋味,享受奖牌的味道。

不管是路上的马拉松,还是人生的马拉松。愿自己能跑得更远,更远。

「加油,小伙子」

full-img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罗磊's Picture
罗磊

前端工程师,深圳人,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就职于上海阅文集团(原腾讯文学)用户体验部,视频自媒体 ZUOLUOTV 制作人,写原创博客八年,简书推荐作者,跑过6场马拉松,骑行过318国道,跟着老婆全世界乱逛,微信公众号「罗磊啰嗦」